网红丁真,“美色消费”是启动这场热搜的原动力

2021-1-1 有为人士

韩浩月生活在四川的藏族小哥丁真,被一位摄影师偶然拍到,短视频发到抖音上成了网红,随后丁真被四川甘孜理塘县文旅公司签约为正式员工,并且在社交媒体上,引发了一系列的顺势营销。成为网红,改变了命运,这是小哥丁真的运气。丁真引起全网围观,也是互联网万花筒的真实折射。“美色消费”是启动这场热搜的原动力;“国家队”介入是把网红当成旅游资源进行开发利用;西藏与四川“争夺”丁真,是社交媒体营销账号人格化运作的常见手段;至于其它一些不相干的省份也参与其中,则是典型的“打酱油”了。得益最多的,当属丁真所在地甘孜,他走红后订票网站有关“甘孜”的搜索量上涨了两倍,甘孜的美景胜地也得到了一次充分展现。不少游客误认为丁真是西藏人,连带着去往拉萨的机票也有所增加,相关账号不得不制作了“家在四川”的红色字幅让丁真手持拍照,以兹证明。这是一场皆大欢喜的网红运营,是一次低成本的地方旅游推销,能真正增加多少游客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在疫情后竞争激烈的旅游市场,能说服游客坚定前往的决心。网友在社交媒体讨论丁真、观看美景视频是一回事,拿出时间与金钱去实地旅行是另外一回事,前者是简单的、感性的语言狂欢,后者则需要一定的理性思维进行判断后才能决定。不要觉得丁真是这场网红运营活动的主角,其实真正的主角是网友。网友赞美丁真的纯真与帅气,是借此表达自己的审美观,以及无声地批判个别走向畸形的审美现象;网友给丁真大量寄书,表达的不仅是对丁真个人的关心,也是对教育落后地区青少年阅读与学习的关照;网友“挑拨”西藏、四川两地“争抢”丁真,潜在动机也包括希望两地能够用更好的环境与服务,为游客创造更多更好的旅游目的地。所以,各地文旅部门不要以为有了网红就万事大吉。网红给地方旅游制造的热点效应其实是有限的,2005年红遍全网的四川羌族女孩天仙妹妹,2016年宁夏银川回族女孩强天骄等,时常有少数民族网红被广为关注,但真正形成品牌为地方旅游、地方文化所长期使用的网红,并无非常成功的个例。网红的特点之一是“红得快,被遗忘得也快”,丁真能否成为持续的网红,四川甘孜能否将他转化为一名长期的旅游形象代言人,都需要长远规划,付出相当多的精力与耐心,进行持续的培养与打造。不能把丁真当成一张牌,打出去后就不再去管后续。对比网红短期聚集的人气,地方旅游更应注重景区景点的维护与提升,修补完善旅游服务的不足,尤其应注意在“不欺客、不宰客”等方面严加约束,因为相对于网红给一个地方带来的好感而言,旅游负面新闻的破坏性影响要大得多、强烈得多。如果游客因为网红的推广而对某地产生向往,上网搜索后却发现该地旅游负面新闻颇多,那很有可能打消出行念头。运营网红形象,提高游客的关注度,可以当作地方旅游推广的辅助手段而非主要策略。正是因为网红带红旅游目的地具有一定的脆弱性,地方文旅部门才应该有的放矢,把外地游客最为关心或者最为担忧的地方,无形地化解掉,并且有效地推送到游客的视野当中,抵达游客的内心。网红愉悦的,只是游客的眼睛,唯有旅行目的地令人流连忘返的人文魅力,才能打动游客的心灵。(点击购买作者文艺随笔集《座无虚席:经典和大师的昼与夜》)

(点击购买作者故乡主题散文集《世间的陀螺》)

Powered by emlog 粤ICP备19149501号